奇門遁甲教程講義

定局概說

我國古代把每天二十四個小時分為子、醜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酉、戌、亥十二個時辰,每個時辰相當於現在的兩個小時。時家奇門是一個時辰一個格局,按奇門曆法,每年冬至上元到第二年冬至上元為一個迴圈,總共是360日。每天十二個時辰;一個時辰一個格局,全年的局數是12x360=4320;為四千三百二十局。但在這4320局中;實際上每一局是重複了四次的。是陽遁一局來說;冬至上元、驚蟄上元、清明中元、立夏中元;都完全一樣,皆屬於陽遁一局。這四個元共二十天,但落實到時家奇門排局,其格局類型以每個時辰一個格局計算,並不是12x20=240,而是12x20/4=60(因每一局重複了四次)。即六十個格局,正好佔據了從甲子到癸亥這十天干與十二地支的六十種結合。陽遁一局是如此,其他各局也無不如此,即都重複了四次。所以全年360日;4320個時辰,因為就格局講都重得了四次;全年時辰的格局類型則為4320/4=1080 (局)。這就是傳說的黃帝命風後創立的一千零八十局。又據說傳到姜太公呂望時;將這一千零八十局簡化為七十二局。這七十二局不難理解,因按二十四節氣論算,每個節氣為十五天,一節又分上、中、下三元,每元為五天。一節三元,全年二十四節氣的元數則是3x24=72。

全年1080個局;但並不是每一局都要用一個盤去演示;如果用活盤演示,每個活盤可演示從甲子到癸亥60個時辰的格局,1080/60=18;用十八個活盤就可以演示整個年所有時辰的格局。一共十八局,就是陽遁九局、明遁九局。

雖說是時家奇門;卻不能不顧日;不同日幹的日;會產生不同時幹的時,如甲、己日和乙、庚日的子時並不相同。甲、己日、子時為甲子;乙、庚日的子時為丙子。所以每個時辰定為幾局;是受節氣和日幹的制約的;即看這個時辰所在的這一天屬於哪一個節氣,是這個節氣的哪一元,上元、中元還是下元。

從大的方面說;從冬至開始到芒種結束為陽遁;從夏至開始到大雪繩帶為陰遁;局的序數與節氣的關係是:

陽遁:

冬至、驚蟄一七四,小寒二八五;

大寒、春分三九六,雨水九六三,

清明、立夏四一七,立春八五二,

穀雨、個滿五二八,芒種六三九。

陰遁:

夏至、白露九三六,小暑八二五;

大暑、秋分七一四,立秋二五八,

寒露、立冬六九三,處暑一四七,

霜降、小雪五八二,大雪四七一。

即冬至、驚蟄的上元為陽遁一局,中元為陽遁七局,下元為陽遁四局;其他以此類推。
這是把後天八卦、洛書、二十四節氣相配;來確定每個節氣中不同日的局數。二十四節氣中的二至、二分、四立分別居於八宮正中,也就洛書中的八個數。冬至居坎卦數一,立春居艮卦數八,春分居震卦數三,立夏居離卦數九,立秋居坤卦數二,秋分居兌卦數七,立冬居乾卦數六。這八個節氣上元的局數,就是它所居的洛書數,即冬至上元為陽遁一局,立春上元為陽遁四局,夏至上元為陰遁九局;其他以此類推 。

至於這八個節氣中每個節氣後面所接的兩個節氣的上元局數,都可據八個節氣的上元局數按陽順陰逆的規律依次推出。如冬至上元為陽遁一局,接著冬至後面的兩個節氣是小寒、大寒,那麼依次排列,小寒上元為陽遁二局、大寒上元為陽遁三局。其餘以此類推。

在奇門排局時,五天為一局。為什麼五天為一局呢?因為每天十二個時辰,都是從子時到亥時,這是說的時辰的地支;至於這五天之內這一天和那一天同一地支的時辰;天干卻是不相同的。如昨天夜半為甲子;今天夜半為丙子;後天夜半成了戊子。這樣每天十二個時辰;五天就是六十個時辰;正好把從甲子到癸亥60個花甲子用完。到第六天;夜半的時辰又從甲子開始,這就是五天為一局的道理。

超神接氣和置閏

上一講談了陰陽遁各局的局數是按節氣定的,但是在定局時,卻並不是以節氣死析地去排,還要依據日辰的天干地支。那麼究竟怎樣依據日辰的天干地支來定局呢?

首先談日辰的天干。

因為每五天為一局;每局頭一天的日幹就必須是甲戲己。甲是十天干中的頭一個;定局時從甲開始;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正好是五天,為一局,下一局接著從已開始,庚、辛、壬、癸又是五天,再到另一個五天,又是從甲開始。

再談日辰的地支。

每個節氣上中上三元一天的地支也是有規律的。在敘述這種規律之前,我們先得說說十二地支的孟、仲、季問題。我們知道地支是十二個,而一年的月份也正好是十二個,所以一個地支配一個月份,稱為月建。正月建寅,二到十二月分別建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、於、醜。如果我們把這十二個按春夏秋冬來分;三個月為一季。這就是寅、卯、辰為春季;其餘以此類推。每季的這三個月;頭一個稱“孟”;第二個月稱“仲”,每三個月稱“季”。所以寅、申、巳、亥為四孟;子、午、卯,酉為四仲,辰、戌、醜、未為四季。

現在就來談奇門排局時每個節氣上中下三元每元頭一天地支的規律。不管是哪一個節氣;上元頭一天的地支為四仲之一;出不了子、午、卯,酉;中元頭一天的地支為四孟之一的;出不了寅、申、巳、亥;下元頭一在的地支為四季之一,出不了辰、戌、醜、未。

把上面所談的兩點綜合到一起來看;每個節氣上中下三元每元頭一天天幹地支的規律是:每個節氣上元頭一天的干支不是甲子或甲午,就是己卯或已酉;中元頭一天的干支不是甲申或甲寅,就是己巳乙亥;下元頭一天的干支不是甲戌或甲辰,就是己醜或己未。

所以要判斷當日屬於哪一局;就要看這一日屬於哪個節氣。從大的範圍來說;從冬至到芒種這十二個節氣堿偉完P;從夏至到大概的這十二個節氣堿偃措P。從小範圍來說,在確定了這一三為陰遁還是陽遁之後,就要看這一天屬於哪一個節氣的哪一元,就知道這一天屬於哪一局。

一個節氣的上元,並不是從交這個節氣的那一天開始的。一個節氣上元的頭一天;有時在這個節氣的前頭,有時則落在後頭,只在個別情況下和節氣是同一天。節氣上元頭一天稱作“符頭”。節氣上元的頭一天跑到節氣的前邊,即符頭先至而節氣未到,這叫“超神”。節氣上元的頭一天落到節氣的後邊,即符頭未到而節氣先至,這叫“接氣”。如果這個節氣上元頭和節氣正好碰到一天,即符頭與節氣同全;這叫“正授”。
“超神”在開始時,符頭只超過節氣一兩天,以後逐漸超得越來越多,至超過九天時就要置閏,就是重複一個節氣,即把某個節氣的上中下三元再重複一次。如在芒種節置閏;芒種上中下三元為陽遁六、三、九局;就是在芒種下元陽遁九局之後;接著最後一天(芒種下元的第五天);按照日辰次序問下徘;再安排陽遁六、三、九局;然後才開始夏至上元陰遁九局。置閏的三元稱作“閏奇”。

須要注意的是,並非在哪一個節氣中進行。這兩個節所就是芒種和大雪,如果不是在這兩個節氣時,即使超過十天也不能置閏。為什麼要放莊這兩個節氣呢?這是因為這兩個節氣恰在二至之前。陽遁從冬至開始;陰道從夏至開始;在二至之前的節氣置閏;就是在陽遁陰遁開始之前把符頭調好;使符頭和節氣儘量接近;而不致超過過多。

九宮、六儀、三奇

九宮是排局的框架和陣地,它是洛書與後天八卦的結合。中宮之數為五,寄于坤宮。這樣,依照次序便是:一宮坎(北),二宮坤(西南),三宮震(東),四宮巽(東南),五宮中(寄予坤),六宮乾(西北),七宮兌(西北),八宮艮(東北),九宮離(南)。
已明的了九宮是排局的框架和陣地;那麼又是用什麼來排局呢?這就是三奇和六儀。

六儀就是:戊(甲子)、己(甲戌)、庚(甲申)、辛(甲午)、 壬(甲辰)、癸(甲寅)。

三奇就是:乙奇(日奇)、丙奇(月奇)、丁奇(星奇)。

排局的次序就是: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、丁、丙、乙。

所謂幾局,就是排局時甲子戊居於幾宮,一局就是甲子戊在坎一宮,二局就是甲子戊在坤二宮,其他各局以此類推。

八門、九星、八神

八門就是:休門、生門、傷門、杜門、景門、死門、驚門、開門。

九星就是:天蓬星、天任星、天沖星、天輔星、天英星、天芮星、天柱星、天心星、天禽星。

八門、九星在活盤沒有轉動以前,在陰陽十八局中的位置是固定的,各局門、星的位置都是一樣的。

一盤說來門和星的次序是從坎一宮休門天蓬星開始;順時針方向旋轉的,這就是:

休、生、傷、杜、景、死、驚、開。

蓮、任、沖、輔、英、芮、柱、心、禽。

現在談八神。八神就是直符、騰蛇、太陰、六合、勾陳(陰遁為白虎)、朱雀(陰遁為玄武)、九地、九天。在活盤上;八神分別置於八宮;放莊最上層的小盤中;這個小盤稱神盤。陽遁陰遁八神的排列有所不同;陽遁順輪;陰遁逆轉。

時辰干支

雖說是時家奇門,但用盤時究竟用哪一局活盤,卻是依據節氣和日辰干支,所以我們在前邊四講中一直未涉及時辰。然而在根據節氣和日辰干支己定為某局之後,就要根據正時來轉動活盤;這時的主要依據是當時時辰的干支。時辰的地支比較好辦,它就是占測的正時可以根 據鐘錶的北京時間推知(本地時間= 北京時間)-(本地日出時間一北京日出時間)。其關係是:

23-01 子 01-03 醜 03-05 寅 05-07 卯

07-09 辰 09-11 巳 11-13 午 13-15 未

15-17 申 17-19 酉 19-21 戌 21-23 亥

只知道時辰的地支;還無法轉支比較好辦。要正確地轉動活盤,還必須同時知道時辰的天干。時幹可以從日辰的天干和時支推知。

直符直使

直符其實就是九星,但不是泛指所有的星,而是在特定時間中的某一個星,隨陰陽遁及其局數的不同和時辰的不同,即有不同的直符。這是因為在活盤中;一宮管十個時辰;滿十個時辰後就移到下一宮。拿六十甲子來說;也就是一旬一個直符;其旬頭(甲子戍、甲戌己等)都分別標在地盤各宮中。

直使就是八門,不過也不是泛指所有的門,而是特定時間中所確定的某一個門,即正時所屬旬中旬頭所在宮所臨的門。

八門、九星、八神含義

開門:是一個吉門。開門四通八達;宜遠行;見貴,求財等,百事吉利享通。開門為金神;如臨震,巽二宮,為金克木;古代哲學思想認為“金木相克”;則不吉利。門克宮為迫;吉門被迫(專門臨被克之宮);則吉事不成。

休門:也是一個吉門,宜休息聚會,經商,嫁娶,參謁貴人,不可揚兵。休門為水神,臨離九宮為水克火,古代哲學思想認為水火不相容,則不吉利。

生門:也是一個吉門;宜營造;嫁娶;謀事;見貴等。生門為土神;如臨坎一宮為土克水;則不吉利。

傷門:是一個凶門;出入容易得病遇災受傷;招惹是非。但收款索債效果很好;又宜於打獵和捕捉盜賊。傷門為木神;臨坤二宮,艮八宮為木克土;大凶。凶門被迫凶門臨被克之宮),則凶事尤甚。

杜門雖列入凶門,但偏于平門,也可出行,遏貴,宜於躲避藏身。杜門有閑塞阻滯之義。社門為木神,臨二,八宮則主凶。

景門:算作凶門而傾于平。景門發揚振作而不久長。宜遊戲競賽。上書;漁獵無所得。景門陸六;七宮主凶。

死門:是一個凶門;出入此門;百事為凶;,忌出行,修造,謀事;否則傷人損財。宜漁獵;行刑;弔喪。死門為土神;臨一宮則主大凶。

驚門:為凶門,不宜出行謀事,否則必遇驚恐;但宜尋求走失,追捕逃亡。驚門為金神,臨三,四宮主大凶。驚門驚惶憂懼,多生怪異。輔,禽,心為大吉星;沖;任二星小吉;蓬;芮二星大凶;柱,英二星小凶。

天蓬訟庭爭竟遇天蓬,勝捷名威萬里同。春夏用之皆為吉,秋冬用之半為凶。嫁娶遠行皆不利,修造埋葬亦間空。須得生門同丙乙,用之萬事皆昌隆。天蓬為水賊;所入之宮不宜嫁娶,營造;搬遷等;但如遇生門併合丙奇,丁奇,則可用無妨。春夏可用,秋冬助水之勢;不可用。

天芮:天芮授道結交宜,行方值之最不吉。出行用事皆宜退,修造安墳禍難測。賊盜驚惶憂小口,更有官事被官責。縱得奇門從此位,求其吉事皆為虛為。天芮為教師,朋友,故宜受道結交,不宜嫁娶,遷徙訴訟,營造,即使得奇門,也難為吉。天芮為土星,秋冬用之吉;春夏用之凶。

天沖:嫁娶安營產女驚;出行移徒有災難。修造葬理皆不利,萬般作為且逡巡。天沖為雷祖;天帝,武士,宜出軍報仇雪恥,不宜嫁娶,修造,遷徒,經商。

天鋪:天輔之星遠行良,修造埋葬福綿長。上官移徒皆吉利,喜滋人財百事昌。天鋪為草為民,宜遠行,起造,移徒,婚娶,埋葬,請客。

天禽:天禽遠行偏得利;坐賈行商皆稱意。投謁貴人俱益懷,修造埋葬都豐裕。天禽為巫為工;宜遠行,做生意;埋葬,修造,見貴。

天心:天心求仙合藥當,商途客旅財祿昌。主將遷葬皆吉利,萬事欣逢盡高強。天心為高道,為名醫,宜治病服藥,練氣功,經商,遷徙,埋葬。秋冬吉,春夏凶。

天柱:天柱藏形謹守宜;不須遠行及營為;商賈百事皆不利,動作立刻見凶危。天柱為隱士;宜隱跡固守,不宜出行謀事,一切所為皆不吉。

天任:天任吉星事皆通,祭祀求官嫁娶同。斬絕長蛇移徒事,商賈造葬喜重重。天任為富室,求富,嫁娶,遷往,經商,諸事皆吉。

天英:天英之星嫁娶凶.遠行移徙不宜逢.上官商賈凶敗死.造作求財一場空。天英為爐火為殘患.百事不宜。直符前三六合位,太陽之神在前二,後一宮中為九天,後二之神為九地。九天之上好揚兵,九地潛藏可立營,伏兵但向太陰位,若逢六合利逃形。

直符:稟中央土;為天乙之神;諸神之首;所到之處,百惡消散。事急可從直符所進臨之方出;這就是所謂“急則從神”的說法。

騰蛇:稟南方火,為虛詐之神。性柔而口毒,司驚恐怪異之事。出騰蛇之方主精神恍惚, 惡夢驚悸,得使得門則無妨。

太陰:稟西方金;為萌佑之神;性陰匿暗昧。太陽之方可以閉城藏兵、避難。

六合:稟東方木;為護衛之神。性和平;司婚姻交易中間介紹人之事。六合之方直婚娶、避害。

勾陳(下有白虎):稟西方之金,為兇惡剛猛之神。性好殺,司兵戈爭鬥殺代病死。勾陳立方須防敵方偷襲。得奇門無,忌。

朱雀(下有玄武):稟北方水,為奸饞小盜之神。性好陰謀賊害,司盜賊逃亡口舌之事。朱雀之方須提防奸細盜賊。得奇門則無妨。

九地:坤土之象;萬物之母。為堅守之神;性柔好靜。九地之方;可以屯兵固守。

九天:乾金之象,萬物之父。為威悍之神,性剛好動。九天之大,可以揚兵佈陣。

奇門諸格

主要凶格:

青龍逃走(龍逃走):天盤乙奇,地盤六辛。奴僕拐帶;六畜皆傷;失財破敗,百事曾凶。

白虎倡狂(虎倡狂):天盤六辛,地盤乙奇。主客兩傷,不宜舉事。出入則有驚恐,婚姻修造大的,遠行多有災殃。

朱雀投江(雀投江):天盤丁奇,地盤六癸。百事皆凶,文書口舌俱消,音信沉溺,有驚恐怪異。

騰蛇夭橋(蛇夭矯):天盤六癸,地盤丁奇。百事不利;虛驚不寧;文書官司。

太白入熒:天盤六庚,地盤丙奇。庚為太白金星,丙為熒惑(火星),故庚加丙稱太白入熒。利客不利主,須防賊來偷營,宜於北方伏擊之。為客進利,為主被財。

火入金鄉(熒入太白):天盤丙奇,地盤六庚。此格利主,宜退避不宜衝擊,賊恐自退。歲格:天盤六庚,地盤丙奇。用事大凶。

月格:天盤六庚;地盤月幹。用事大凶。

日格(伏幹格):天盤六庚,地盤日幹。用事凶。時格: 天盤六庚;地盤時幹。用事凶。

大格:天盤六庚,地盤六癸。百事皆凶,求人不在,反招其咎;修造人財破散;出行車破馬死。

上格(小格):天盤六庚,地盤六壬。遠行失迷道路;求謀破財得病。

刑格:天盤六庚,地盤六己。主管司受刑,求謀主破財,疾病。

奇格:天盤六庚;地盤乙,丙,丁三奇。出行用兵大凶。飛幹格:天盤日幹,地盤六庚。交戰主客兩傷。

伏幹格(日格):主客皆傷,尤不利主。天乙伏宮格: 天盤六庚;地盤本時旬頭。主客皆不利;求人不在;等人不來。

天乙飛宮格:天盤直符,地盤六庚。主客皆不利,尤不利客。

三奇人墓:天盤乙奇;地盤乾六宮(乙陽木長於午;墓於戌);天盤丙奇,地盤乾六宮;天盤丁奇;地盤艮八宮丁陰火長生於酉,墓於醜)。三奇入墓,百事不宜,謀事盡休。

六儀擊刑:天盤甲子;地盤震三宮(子刑卯);天盤甲戌;地盤坤二宮(戍刑未);天盤甲申地盤艮八宮(申刑寅);天盤甲午,地盤離九宮(午自刑);天盤甲辰,地盤巽四宮(辰自刑);天盤甲寅,地盤巽四宮(寅刑已)六儀擊刑極凶,即使六儀為直符,也不可用。

天網四張:天盤六癸,地盤時幹。天網四張不可擋,此時行事有災殃。若是有人強出者,立便身軀見血光。值坎一至巽四宮,網低可匍匐而出;中五至離九宮;網高難出不用。

地網遮蔽:天盤六壬,地盤時幹。不宜出兵,出行大凶。九星優吟:星在本宮不動。孝服損人口。直符伏吟:天盤六甲莊本宮不動,宜藏兵。

九星反吟:天盤之星加臨地盤對宮。諸事皆凶。

直符反吟:天盤甲子;地盤甲午;天盤甲戌;地盤甲辰;天盤甲申地盤甲寅。災禍立至;遇奇門無妨。

八門優吟:門在對宮。萬事皆凶,得奇也不可用。

五不遇時:時幹克日幹。百事皆凶;得奇得門也不可用。時幹克日幹;具體說即是:

甲日庚午時 乙日辛巳時 丙日壬辰時 丁日癸卯時 戊日甲寅時

己日乙丑時 庚日丙子時 辛日丁酉時 壬日戊申時 癸日己未時

主要吉格:

青龍回首(龍反首):天盤六戊(甲子),地盤丙奇。作為大利。如遇門克官或地盤為震三宮(擊刑)則吉事成凶。

飛鳥跌穴(鳥跌穴):天盤丙奇,地盤六戊(甲子)。百事洞徹。

天遁:天盤丙奇,中盤生門,地盤丁奇。生門主興隆,又得月華之氣,百事生旺,利上書,求官,行商,隱跡,婚姻等。

地遁:天盤乙奇;中盤開門,地盤六己。此遁開門通達;又得日精之蔽,百事皆吉。宜紮寨藏兵;修造;逃亡絕跡;安墳等。

人遁:天盤丁奇,中盤休門,神盤太陽。此遁得星精之蔽,其方可以和談,探密,伏藏,求賢,結婚,交易,獻策。

雲遁:天盤乙奇;中盤開,休,生三吉門之一;地盤六辛。此遁得雲精之蔽,宜求雨;立營寨;造軍械。

風遁:天盤乙奇;中盤開,休,生三吉門之一;地盤為巽四宮。如風從西北方來,宜順風擊敵;如風從東方來;敵方在東方,南方;皆不可交戰。

龍遁:天盤乙奇;中盤開,休,生三吉門之一;地盤坎一宮或六癸。宜求雨,利水路;修橋鑿井。

虎遁:天盤乙奇;中盤休門,地盤六辛艮八宮。宜招降;立寨;守禦。

神遁:天盤丙奇,中盤生門,神盤九天。宜攻虛,開路,塞河,造像。

鬼遁:天盤丁奇;中盤杜門,神盤九地。宜偷襲攻虛。

三奇得使:天盤乙奇加臨地盤甲戌或甲午;天盤丙奇加臨地盤甲子或甲申;天盤丁奇加臨地盤甲辰或甲寅。得使可以用事。若無吉門亦有小助。

玉女守門:門盤直使加臨地盤丁奇。利婚戀,相合,宴喜娛樂之事。

遁甲開:六甲加合陽星,為開。主動;百事吉。

日奇伏吟:天盤乙奇加臨地盤乙奇。主安守,不宜謀求。

奇儀順遂:天盤乙奇加臨地盤丙奇。主遷進,不利陰陽。

奇儀相佐:天盤乙奇加臨地盤丁奇。主事吉;尤利文書。

日月並行:天盤丙奇加臨地盤乙奇。主陰陽相宜,公私皆吉。

月奇悖師:天盤丙奇加臨地盤乙奇。主破耗損失;文書纏迫。

月奇朱雀:天盤丁奇加臨地盤乙奇。君子主吉,常人逢喜。

吉同人遁:天盤丁奇加臨地盤乙奇。君子加進,常人逢喜。

奇門吉凶斷要

怎樣用奇門遁甲選擇吉時吉方呢?

古人認為:從大的方面說;定局之後;只要不日五不遇時、三奇人墓、六儀擊刑等格;那麼逢三奇之一吉門(開、休、生)之一相會,這個方位即為吉才。光有吉門而沒有奇,叫作得門不得奇,也算作吉,可用;如果光有奇而沒有吉門,叫作得奇不得門峭草專利方位;既不得奇也不得門,就是凶的方位。如果要更細緻地擇時擇方,就要結合吉凶格來看,首先審看奇門相合之宮;如不是凶格;即為吉方。其次看開、休、生三吉門不得奇之宮是吉格還是凶格。如為吉格;即為吉方;雖無吉格亦無凶格;尚屬可用;如有凶格,即不能用。

甲為貴神,屬陽為,庚為陽金,金克木,所以遁甲最忌諱庚。從奇門凶格中我們就可以看出,天盤如果為庚,往往形成凶格。吉方為什麼要有乙、丙、丁三奇呢?乙為陽木;為甲之妹;而乙與庚合,甲把乙嫁給庚為妻;就保護了自己;這就象施了個美人計。甲為陽木;丙為陽火,木生火;甲為丙之父;丙是甲的兒子。丙火能克金而救甲。這就象兒子長得很健壯,又會武功,可以保衛父親,是父親敵人的剋星。丙給甲當保鏢,所以丙奇為吉。甲為陽木,丁為明火,丁乃甲之女,丁陽火也能克庚救甲,就象人中的十三妹,所以丁奇為吉。

十幹在奇門遁甲中具體化為直符、三奇、六儀;所以我們在此有必要談一下十幹的賦性和寓義:

甲:為天福,勁健性直,色青,味酸,作為聲音渾濁,形體則方長,有萌動的作用。如果得時得令,可以長成棟樑之才;如果失時失令;則成為廢棄之材。如果受克傷嚴重;則腐朽無用。但也不能生旺太過;否則漂泊無依。它的性格過於自負高傲;不平易近人;對世故很生疏。

乙:為天德;濕潤纖曲,色碧;味酸甜;作為聲音則婉轉。體質則柔造作;依附世情正好和甲相反。

丙:為天威,謙簡性烈,色紫赤,味苦辣,作為聲音則蒼勁雄壯。它的形體是突現出來,就家人腳上的踝骨和上身的肚子。它的作用是抑和揚。得時輝煌紅火,失時則象燒過的灰。能成大材但不能持久。有促進事物轉變的作用。它的性格是很主觀;剛愎自用;惹不得,難接近,但從不巴結討好。

丁:為玉女,柔順媚人,色淡紅,味爽口,作為聲音則清亮。形體則秀美飄灑。得時得令,可以銷熔暴戾,洞察奸邪;失時失令則窮愁呻吟。不得志的人、寡婦等,和它相處投機,關係可以搞得很密切;但如果惹了它,它也極為利害。它的性格是陰柔有心計;叫人看不透。

戊:為天武,暴躁剛烈耿介。味甜辛。作為聲音則剛健雄渾。體質澀而不光滑,深而不淺顯。得時得令則果敢訣斷,有豪傑氣慨;失時失令則愚笨癡呆。它的性格是執拗而不可強制。

己:為明堂;博大寬厚坦率真誠。味甜辛。作為聲音則婉而恰切。體質是沉穩而靜。得時得令;可以引導教化萬物;失時失分則愚笨癡呆。它的性格是不固執,寬宏大量。

庚:為子獄;剛勁尖銳性急;味辛辣。作為聲音則雄壯而尖。形質簡單明快。得時得令;專制暴戾;失時失令就失掉固有的雄威。對於它;只可以尋找時機以柔來感化;不能來硬的。它的性格是堅訣固執;只能人屈它;它決不屈於人。

辛:為天庭;鋒芒稅利,味辣。作為聲音則鏗鏘。體性沉靜;就象一個放莊口袋堛瑰@子。它的作用就象脫璞而出的玉;得時得令;可以奏出黃鐘大呂的樂調;失時先令;就象瓦缶之音。

壬:為天牢,質潤而沒有節制,味鹹。作為聲音則講大。體性圓活流轉。得時得令利物利人;失時失令則妨賢病國(處境越不好越使壞)。它的性格是柔而陰險。可以共患難;不可以開安樂。

癸:為天網、天藏,質重而性陰,味濁聲亮。形質沉重下溺。得時得令,則跟著有勢者向上爬而狐假虎威;失時失令則搖尾乞憐沒有尊嚴。它的性格是憨直;只知道排難解紛而分不情好人壞人。

雖然得奇得門為吉,但有些事情又不一定非要吉門和三奇不可;如捕獵索債可用傷門;弔唁送葬可用死門等。

奇門選擇吉時專方,還要看衰旺作囚。如開門本為吉門,此門屬金,如臨坤二宮、艮八宮,土能生金,這叫得地;如在未月和秋季;叫得時。得時得地,才是真正的吉了。休門屬水、生門屬土;吉與不吉道理也一樣。又如驚門為凶門屬金;值夏、月到離宮為囚時囚地;則凶者不能為凶。

九星也一樣;也分旺衰,其歌訣是:“與我同行即為相;我生之月誠為旺,廢于父母體于財;囚於鬼兮真不妄。”如天蓬為水星;十、十一月相;旺於正、二月;休於四、五月;廢於七、八月;囚於三、六、九、十二月。其他各星旺休仿此可推。

拿三奇來說是吉,如陽遁二局,乙奇臨甲戍為得使,又到震宮旺地,又會休門,水來相生,非常得力;如合驚、開二門,乙木受金門之克;哪怕臨巽旺地,力量也減了一半。
奇儀相合是和解之象。如天盤乙奇臨地盤六庚;天盤丙奇臨地盤六辛;天盤丁奇臨地盤六壬;天盤直符臨地盤六己;天盤六戊臨地盤六癸;如打仗雙方必議和;比賽成平局;詞訟可私了。

六辛加乙是白虎倡狂,是陰金克陰木,客兵大勝,主軍必敗。如果會於開、驚二門,白虎倡狂尤甚;但如會於休門,則乙奇得水生助,水又泄金之氣,如主客交鋒,可到打個平手。

主客

用奇門要分清主客。

因為有些格是利客的,有些格是利主的,只有分清主客,才能正確地運用奇門。否則可能南轅北轍,事與願違。那麼,究竟什麼是客,什麼是主呢?

以動靜來說,動者為客,靜者為主。以動的先後來說,先動為客,後動為主。以態度而論,積極主動為客,消極被動固守為主。譬如甲運去尋人、訪問人、選將、招兵買馬,則甲為客,他人、對方為主;人來尋找,他為客,我為主。拿打仗來說,出擊進攻是客,防守的是主;攻打討伐一個地方。被打的城市、據點、部隊就是主以活盤來說,開盤為客,地盤為主。大盤宮代表客,地盤宮代表主。究竟是利客還是利主,要著具體的時幹、具體的格,並用五行生克來衡量天盤地盤的五行生克關係。如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五陽時利以為客,打仗宜發動進攻,搖旗擊鼓耀武揚威;日常生活中宜遠行、求財、上任、遷徙、嫁娶、起造,百事皆吉。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五陰時利以為主,軍事上應按兵不動,深藏不出;日常生活中百事不宜,不要有所動作,所以《煙波釣叟歌》說;“若見三奇在五陽,偏宜為客自高強,忽然逢著五陰位,又宜為主好裁詳。”又如“白虎倡狂”、“騰蛇夭矯”都不利為主,利以為客;又如伏吟格就應按兵不動,使敵人進入自己的包圍圈而後動,這也是為主。“青龍逃走”也是凶格,但卻是為主者不害,應當為主後動,主動出擊必然大敗。以活盤來說,如天英加坎宮,宮剋星,水克火,水為主,故利主。天蓬加坤、艮宮,天任加震、巽宮,都是宮剋星而利主。如果是大篷加離九宮,天心、天柱加離三、巽四宮,天任、天禽加坎一宮,天沖、天輔加坤二、艮八宮,天英加乾六、兌七宮,均為星克宮,都是利客。同時,還要聯繫到時間和克應景象。如果恰值與所利之方五行相同的月日(利主,值主方五行月日;利客,值客方五行月日),又有相應的顏色的雲氣從相應的方位流來,所利的一方就可以大勝。例如天蓬星加離九宮,恰值時間是十一月亥日,北方有黑色雲氣而來,客方一定可以大勝。又譬如天沖星加乾六宮。時間為中秋。西北方有濃重的白色雲氣,客方一定會大敗。用奇門,首先要分清主客,定局出來之後,看相應的方位是利方還是利客,如果這個時間這個方位利主,我方就要做“主”,按兵不動;如果此時此方利客,我方就要做“客”,採取主動。站到做主的立場上來判斷吉凶,如果客生主,美滿稱意,會大有收益。如果主生客,就會有耗散,事情遲延難成。主客比和,行藏皆遂。如果是客克主,百事失敗難成。求吉反而招凶。如果是主克客,許多事情也會是一場空喜。以訪人為例,定局之後以所行之方地盤為所訪之人,此宮天盤之星為求訪者。如果天地二盤比和(如天鋪臨震三宮),必然能見到此人,假如這一宮又得奇得門,不但能被接見,而且會受到熱情招待。如果地盤宮克天盤星,地盤為震三宮,大盤為芮、禽、任,或地盤天干克天盤天干,或地盤地支為天盤的墓庫,就是這個人雖在,但是不願接見。如果地盤地支拿日辰來說落入空亡,就是此人的確不在,當然也不可能見到。再如有人約了時間要來訪你,按約定時間以奇門來測占。完成定局後,所來方位天盤之星為來人,為客;地盤為主,為你自己。如果合吉門,天盤星生地盤星,此人來對你有裨益,可以接見。如果天盤星克地盤星,再遇凶門凶格,則此人不可見。

斷要步驟

奇門遁甲是一種時空的大載體。古人用事時,常要選擇最佳的時間與方位,這往往也就是選用最吉利的時辰與宮位。

“最佳”與“最吉”雖然有區別;但大多數情況下是一回事。古代對吉時吉方的選擇;可由各種吉格或專用宮、盤、星之間特徵來進行比較後加以確定。一般情況來說;當古分對各種格不太考究時,也常直觀地察看局盤上的紅字群集所示的方位,並兼看地盤上特別標明的各種禁忌,便可以取得一個大體上的印象了。按古說,局盤上用紅字標明的開、休、生三吉門;乙、丙、丁三奇;九地、九天、太陰、六合這四吉;以及身為“三奇八門一時之主宰”的值符、值使、天乙方位,和得時幹相助之方位,屬吉。如果在天、地、人及頂盤這四盤上;這些個吉的元素重合在某一方位,形成兩重、三重乃至四重的格局;那當然就更為吉利了。一般情況下;諸吉中應以吉門為主;吉星次之;吉神輔之。得門而不得奇之方位;也可算吉;得奇而不得門之方位,則不為吉。奇、門均無,則應屬於凶方了。

但是,古文特別指出,以上的吉方僅只是表面現象:在作出斷析之前還要看時幹是否克日幹;形成“五不遇時”的凶格。還要仔細察看是否犯了地盤上特別標明的大忌:刑—一六儀擊刑;制—一門追宮;墓—一三奇人墓、時幹入墓。若是遇上這幾種大凶之格,則吉方也就轉為凶方了。若無上述幾格,且吉門吉星又逢旺相之時,則應該可以定為吉方。

判斷吉凶:各盤之間的生克與旺相休囚狀況決不可忽視:八門、九星、三奇六儀皆是如此。不僅在他們之間有著不同的生克關係;而且在不同的時季與不同的方位上;它們本身所遭受到的外界的生克旺相狀態也截然不同。甚至因而吉可減吉化凶,凶亦減凶化吉。例如:開門屬金,則乙到屬土的坤二宮、艮八宮,土可生金;更喜秋冬金旺或土旺生金。這才稱為得地又得時的真吉格。天盤星也是如此,得旺相季月份,才稱為有氣,否則天氣則吉凶程度大減。三奇與六儀側重在分析其及閘、宮、地盤,奇、儀之時的生克制化關係,如乙奇屬木;乙到休吉門;則坎、震、巽三宮,成水生木或同類比和之狀;卻巽到金門與兌七宮,成金克木之勢。

判斷吉凶,最終還得分清主客,據說是最根本的很重要的一條。否則容易顛倒了,而作出吉凶恰恰相反的結論。分清主客,即要解決同一事物的矛盾雙方空間那一方為用事代表的問題。主體與客體的判別還是比較容易區分的;一般可從四個方面來分析:

一、先動者為主;後動者為客;

二、動方為客;靜方為主;

三、主動者為客,被動者為主;

四、天盤為客;地盤為主。

至於局像是利主還是利客,在察看具體形成的各種局象及生克旺相之外,還要察看陰陽開合。一般來說,五陽時(時幹為甲乙丙丁戊),遁甲開時,利於客;五陰時(時幹為己庚辛壬癸 ),遁甲闔時,利於主。

因此;除各種特別的格之外,在複雜的吉凶判斷上;為方便較為全面地觀察分析;暫擬一首口訣;或可有些歸納作用:一看時幹二看刑;三看入幕四門迫;時地生克現旺相陰陽開合分主客。

——一一按照這麼九個程式步驟來觀察,即許不查對眾多的格,而在大體上作出凶吉方位判斷,此兩者結論應該差不多。

斷析

古代奇門遁甲、陰陽遁十八活局、一千零八十定局格象,雖然有重要的參考與研究價值;但它們畢竟屬於“硬局”;雖然使用起來的確比較簡明、全面、準確、方便;但在預測實踐中有時僅僅以此來“斷”局仍嫌不足。因為;用事不同。

奇門遁甲的八門八神、九星九宮;各自有著不同的特性,並且代表象徵著不同的事物。因為用事不同。所取用的宮、門、星、神者有較大區別,按現代說法是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。因此,“取用”方式便很重要了。另外;古人又說,大凡頂盤諸神之吉凶應用事之初,即開始的階段;天盤諸星之吉凶吉凶應用事之中,即中間階段;人盤諸門之吉凶應用事之末,即最後的階段。而一般事物往往以其最終狀態來作結論的,由此也可由此可見門的作用大於星與神的作用,—一以上是根據用事特徵屬性來選擇門、星、神時,在時間及事物發展變化上的區別原則。

然而,它們在用事性質上又有分別:所謂“急事從神”一般指(六甲值符),即緊急狀態下如戰爭中,來不及選擇三奇、吉門、吉星之時,則可摟吉神所在方位採取行動;謂“緩事從門”,則指不急於辦的事情還得挑選吉利的門為用事方位;又所謂“大事看星”,當然是指重大事情與行動必須參看九星的凶吉狀態。

斷析時,按古代理論,其基本原則仍然無非是考慮各象徵物之間,關係上的五行生克制化,時間上的旺相休辦廢沒,空間上的方向位置(格),以及用年幹、月幹、日幹、時幹的被生、被克來定所用事之應期。—一這幾項是基本常識。

占法舉隅

一、占測前的準備工作:

指南針一個;

相關的地圖(本地和要到達地的地圖)。

二、專門占法補充:

占種植:取天沖星主低矮植物,天輔星主高大植物,再看所落之宮生克及旺相氣。

占蝗蝻:取死;傷;驚,杜四門;加臨日幹;則蟲災至;反之則不來。

占漁獵:傷門為捕者,辛為鷹,己為犬;癸為網;看各旺相體囚。傷門被克凶主多殺傷(收穫)。

占壽:以九十歲配九宮,每宮十歲。按天沖星與死門落宮遠近以定。

占婚姻:取天盤乙奇為女方,六庚為男方;看各自在哪一宮。如兩宮生盤的乙奇為女方;六庚為男方;看各自落在哪一宮。如兩宮生合;婚事可成;兩宮相克相沖;婚事難成;成了也難美滿。乙宮帶刑擊刑,男性暴烈;與所落宮生合者;其性溫良。八詐門中六合為謀人,六合生乙,媒人偏向女方;生庚,偏向男方。

占出行:以日幹落宮為出行之人;看出行去哪個方位;這個方位如果有吉格奇門來生日幹之宮者;這次出行必然順利。或出行之方雖無吉格奇門此宮之六儀卻與日幹比合,也為出行順利;否則不利。如果這一宮為凶門凶格來沖克日幹所落之宮,為大凶之兆。若出行之方空亡,入日幹方之墓,或日幹年命刑墓空亡出行方位之宮,也為不利。

占小孩走失:陽遁看神盤六合所臨天盤天為何星;就到這個星的本室去找;陰遁到神盤大合所臨地盤之窗去尋找。陽遁時六合所臨九星本宮如為坎,良,震,巽四宮,小孩就沒有走遠,就在附近尋找;如為離,坤,兌,乾四宮,小孩已經走遠,可能已在外地,外省。如果六合所落之宮為日幹之墓庫,遠近都難找到。如果落於日辰之空亡,就到與日子相合之宮去找即可見。

占失盜:直使臨玄武,或玄武克直使;或直使生玄武;都是被盜。玄武乘陽星(蓬任;沖;輔禽)為男賊;乘陰星(英,芮,柱,心)為女賊。玄武所臨窗旺相,為青壯年賊,休囚為老年賊。玄武所臨天盤六儀為上衣顏色,地盤六儀為裙褲顏色。如果為大賊,偷了很貴重的東西或作案方式倡獗,當以天蓬星為盜賊決。占失盜,以勾陳為擁盜之人,杜門為輔盜方位。如果勾陳所落之宮;克天蓬;玄武所落之宮;賊可抓住;相反的是天蓬;玄武所落之宮克勾陳所落之宮;就是賊的勢力太大,捕盜者不敢下手。如果勾陳宮與蓬玄宮比和;有可能性捕盜者與盜賊相勾結。勾陳與天蓬同宮;作案者就是破案者本身。至於抓住賊的時間,就以天盤為庚的那一宮去斷,所臨地盤為年構成歲格,年內可以破案;所臨地盤為月幹,構成月格,本月可以破案;地盤為日幹,構成日格(伏幹格),本日即可破案;地盤為時幹,構成時格,即時便可破案。如果不構成這四格,則難於破案。這四個格合杜門破案更有把握。

占疾病:以天芮星為疾病,要判斷是什麼病,主要依據天芮星所落宮。這有兩個途徑,一個就是離宮代表頭部,坤宮代表右耳右肩,巽宮代表左耳左肩,兌宮代表右肋震宮代表左脅,乾宮代表右腿右腳,艮宮代表左腿左腳,坎宮代表陰部。天芮星落在哪一宮,可斷為相應的部位有病。第二個途徑是八卦的人體取象:乾為首;坤為腹;坎為耳;離為目;震為足,巽為股;艮為手,兌為口,斷法與第一個途徑相同;兩個途徑可以互相參照,靈活處理。第三個途徑是通過八卦五行屬性與臟腑五行所屬的聯繫。天芮星落入哪一宮,即斷為相應臟腑及其經脈之病。如離宮為心為火症,坤宮為胃為蠱脹,兌宮為肺為痰喘,乾宮為大腸為瘡癰,坎宮為腎膀胱為泄淋疝氣,艮為肝為中風。斷病時據節氣時令春天芮星所落宮天干來定病的寒熱虛實。占病的發展趨勢:也用天芮星所落之宮來判斷。天芮得生門者生;得死門者死。天芮星屬土;落乾;兌二宮;土生金;病難治。落離宮;離火生土,落中五也為土,其病纏綿難愈。落坤;艮宮亦然。落坎宮休囚,病雖不能很快就好;但終歸可以痊癒。落震,巽二宮;病受宮克,不藥而愈。斷病還可看病人生日天干的衰旺。病人生日之幹休囚,不得奇門;又遇凶格,是大凶之象。天芮星所落之宮乘凶神凶格,病人生日之幹即使旺相,年命卻被天芮沖克,也為大凶。天芮落宮廢沒之日,其病必愈。另可看天芮落宮的十幹是什麼,克此幹之月日為病癒之期。

占胎孕生男生女:看臨坤宮的天盤是什麼星,如果是陽星(蓬,任,沖,輔),為男孩,陰星為女孩。天禽星臨坤宮是雙胞胎,陽幹為男孩,陰乾為女孩。如果占測產婦和嬰兒吉凶,地盤天芮星為產婦,所臨之天花板盤星為嬰兒,地盤天芮克天盤之星,生產順利,天盤星生地盤天芮;產期較晚;而且生產較困難。天盤星克地盤天芮;產婦有災危。地盤天芮克天盤星;產兒有凶;如旺相得奇門吉格;則順利。若天盤落入地盤之墓庫;可能為死股。天地二盤乘凶門凶格;母子俱凶。

古人占測人的命運及親屬情況:看地盤年幹為父母;月幹為兄弟,日幹為本人;時幹為子女。男占;乙奇丁奇所落之宮為妻;女占,六庚所落之宮為夫。旺相得奇;富貴運好;囚休無奇門,貧賤命運不佳。天盤六庚臨乾宮;父早亡;臨坤宮,母早亡。天盤六庚臨官鬼,兄弟(以地盤天干比照日幹推之),即與姐妹關係不好。六庚臨時幹,子女少而難養。生門得奇,產業豐足。生門天盤為六庚,背井離鄉。生門在離、坤、兌、乾,而日子在坎、良、巽、震,必須遷居,才能富起來。生門在坎、艮、震、巽日幹在離、坤、兌、乾,即使祖業很豐富,自己也難利用。生門,日幹都在坎、艮、震、巽一生安享富貴;都在離、坤、兌、乾,必須到外地去才能闖出好局面。日辰空亡;時辰為空亡之對沖;少年時無依無靠;時辰空亡;日辰為空亡之對沖;老來孤單。日幹臨墓絕之宮;一生愁眉不展。日幹之宮得飛鳥跌穴,青龍反首之吉格;總能出人頭地。以地盤年、月、時三幹占親屬,其所臨之天盤為辛(天庭)壬(天牢),一生抑鬱難伸。如遇八門反伏,將有災危;遇吉門吉格,則命運亨通。

占求財:取生門,看落宮及上下星神旺相生克。

占得財:取地盤時幹,看加臨是否得門得星。以地支定應期。

占借貸:值符為物主,天乙為借出,看生克旺相。

占索債:取傷門克天乙為實。傷門天乙共生值符為子母(本利)全得。

占合夥:地盤生門為出資者,天盤生門為夥計,相生為吉,反之凶。

占交易:值符為買主;生門為物品;生門落宮為物主;看生克旺相。

占競爭:值符先動為客方;天乙後動為主方。再據所爭物之屬性擇看青龍或生門。

占興訟:丁奇落陽幹之宮或與天獄六庚相沖,或臨景門,訟起。反之不興。

占詞訟:值符為訟者(原告);天乙為對者(被告);開門為問官(法官);驚門為訟神(陪審團);看旺相生克。

占升遷:逢開門,加生、旺、三奇為吉。

占科名:大考,日幹為士子,值符為主考,天乙為分考,景門為文章。

占小試:天輔為試官;日幹為學子;丁奇為文章。

占釋見:時幹為去者,休門為見者,看生克旺相並取三奇。

占訪友:去方向之地盤宮為主人;天盤為訪客;看生克旺相,三奇吉門與庚格定期。

占約期:年幹為長輩,月幹為平輩,時幹為晚輩,日幹為自身。以值為界看先到後到。相生去相克不去。

占行人:同上法定行人宮位。陽、開、沖、克為動(來),反之為靜。遠看天蓬近看天芮,觀生克旺相定安危。年月日時“格”定至期。

占出行:時幹為起行人;日幹為制約;以開門得幹定行期。

占和事:庚、丙為兩家;甲子為和主;甲子落宮俱生或俱克兩家吉;一生一克不和。兼看旺相。

占在外人:取外方上下盤得三奇吉門及諸格者吉,反之不吉。

十幹應克

六乙

乙加乙為“日奇伏吟”二不宜謁貴求名,只可安分守身。

乙加丙為“奇儀順遂”:吉事為遷官進職;凶事為夫妻離別。

乙加丁為“奇儀相佐”:文書事吉;百事皆可為。

乙加戊為“利陰害陽”:門逢凶迫,財被人傷。

乙加己為“日奇入零”:被土暗昧,門凶必凶;得開門為地遁。

乙加庚為“日奇被刑”:爭訟敗產,夫妻懷私。

乙加辛為“青龍逃走”:奴僕拐帶;六畜皆傷。

乙加壬為“日奇入地”:尊卑悖亂;官訟是非。

乙加癸為“華蓋逢星官”:遁跡修道,隱匿藏形,避災避難為吉。

六丙

丙加乙為“日月並行”:公謀麼為皆吉。

丙加丙為“月奇悖師”:文書逼迫,破耗遺失。

丙加丁為“月奇朱崔”:貴人文書吉利,常人平靜。得生門為天遁。

丙加戊為“飛鳥跌穴”:謀為百事吉順洞徹。

丙加己為“大悖入刑”:囚人刑杖;文書不行。吉門得吉;凶門轉凶。

丙加庚為“火入金鄉”:門戶破敗,盜賊耗失。

丙加辛為“謀事就成”:病人不凶。

丙加壬為“火入天羅”:為客不利是非頗多。

丙加癸為“華蓋悖師”:陰人害事;災禍頻生。

六丁

丁加乙為“人遁吉格”:貴人加官進爵;常人婚姻財喜。

丁加丙為“星隨月轉”:貴人越級高升;常人樂中生悲。

丁加丁為“奇入太陽”:文書即至,喜事遂心。

丁加戊為“青龍轉光”:貴人升遷,常人威昌。

丁加已為“火入勾陳”:好私仇冤;事因女人。

丁加庚為“文書阻隔”:行人必歸。

丁加辛為“朱雀入獄”:罪人釋囚,官人失位。

丁加壬為“五神互合”:貴人思詔,訟獄公平。

丁加癸為“朱崔投江”:文書口舌俱消,音信沉溺。

六戊

戊加乙為“青龍合靈”:門吉事吉,門凶事凶。

戊加丙為“青龍反首”:動作大吉;若逢迫、墓、擊刑;吉事成凶。

戊加丁為“青龍耀明”:謁貴求名吉利;若值墓、迫;惹是招非。

戊加戊為“伏吟”:凡事閉塞阻滯,靜守為吉。

戊加己為“貴人入獄”:公私皆不利。

戊加庚為“值符飛富”:吉事不吉;凶事更凶。

戊加辛為“青龍折足”:吉門生助;尚可謀為;若逢凶門主招災、失財、有足疾。

戊加壬為“青龍入天牢”:凡陰陽皆不吉利。

戊加癸為“青龍華蓋”:吉格都吉招福;門凶多乖。

六己

己加乙為“墓神不明”:地戶蓬星宜遁跡隱形為利逸。

已加丙為“火悖地戶”:陽人冤冤相害,陰人必致淫汙。

己加丁為“朱雀人墓”:文狀詞訟,先曲後直。

已加戊為“犬遇青龍”:門吉謀望遂意;上人見喜;門凶枉勞心機。

己加己為“地戶逢鬼”:病者必死;百事不遂。

已加庚為“利格反名”:詞訟先動者不利,明星有謀害之情。

己加辛為“遊魂人墓”:大人鬼魂,小人家先為祟。

已加壬為“地網高張”:較童佚女;奸倩傷殺。

己加癸為“地刑玄武”:男女病病垂危;詞訟有囚獄之災。

六庚

庚加乙為“太白蓬星”:退吉進凶。

庚加丙為“太白入熒”:占賊必為,為客進利,為主被財。

庚加丁為“亭亭之格”:因私暱起官司,門吉有救。

庚加戊為“太白天乙伏宮”:百事不可謀為;凶。

庚加己為“刑格”:官司被重刑。

庚加庚為“太白同宮”:又名“戰格”:官災橫禍;兄弟雷攻。

庚加辛為“白虎幹格”:遠得必凶,車折馬死。

庚加壬為“上格”:遠得失迷道路,男女音信難通。

庚加癸為“大格”:行人至;官司止。生產母子俱傷;大凶。

六辛

辛加乙為“白虎倡狂”:人亡家敗,遠得多殃,尊長不喜,車船俱傷。

辛加丙為“幹合悖師”:熒惑出現;占雨無;占晴旱;占事必因財致訟。

辛加丁為“獄神得奇”:經商獲倍利;囚人逢赦宥。

辛加戊為“困龍被傷”:官司破敗屈抑。守分吉,妄動禍殃。

辛加己為“入獄自刑”:奴僕背土,訟訴難伸。

辛加庚為“白虎出力”:刀刃相接;主客相殘。遜讓退步稍可,強攻血濺衣衫。

辛加辛為“伏吟天庭”:公廢私就;訟獄自罹罪名。

辛加壬為“凶蛇入獄”:兩男爭女,訟獄不息,先動失理。

辛加癸為“天牢華蓋”:日月失明,誤入天網,動止乖張。

六壬

壬加乙為“小蛇日奇”:女子柔順,男人嗟歎。占孕生子,祿馬光華。

壬加丙為“水蛇入火”:官災刑禁,絡繹不絕。

壬加丁為“幹合蛇刑”:文書牽連;貴人匆匆;男吉女凶。

壬加戊為“小蛇化龍”:男人發達;女產嬰童。

壬加已為“幹合蛇刑”:大禍將至,順守斯吉,調論理屈。

壬加庚為“太白擒蛇”:刑獄公平,立剖邪正。

壬加辛為“騰蛇相纏”:縱得奇門;變不能安。若有謀望;被人欺瞞。

壬加壬為“蛇入地羅”:外人纏繞內事索索,吉門吉星;庶免磋砣。

壬加癸為“幼女姦淫”:家有醜聲,門吉星凶,反禍福隆。

六癸

癸加乙為“華蓋蓬星”:貴人祿位,常人平安。

癸加丙為“華蓋悖師”:貴賤逢之,上人見喜。

癸加丁為“騰蛇夭矯”:文書官司;火焚莫逃。

癸加戊為“天乙會合”:吉格;財喜婚姻;吉人贊助成合。若門凶迫制;反禍官非。

癸加己為“華蓋地戶”:男女占之,音信皆阻,躲災避難為吉。

癸加庚為“太白入網”:以暴爭訟力平。

癸加辛為“網蓋天牢”:占病占訟;死罪莫逃。

癸加壬為“複見騰蛇”:嫁娶重婚;後嫁無於;不保年華。

癸加癸為“天網四張”:行人失伴,病訟皆傷。

八門應克

開門

開門欲腹照臨來,奴婢牛羊百日回。

財寶進時地戶入,興隆宅合有資財。

田園招得商音送,巳酉醜年絕戶來。

印信子孫多拜受,經衣金帶拜榮回。

開加開:主貴人定物財喜。

開加休:主見貴人財喜及開張鋪店;貿易大吉。

並加生:主見貴人;謀望所求遂意。

開加傷:主變動、更改、移徙;事皆不吉。

開加杜:主失脫,刊印書契小凶。

開加景:主見貴人,因文書事不利。

開加死:主官司驚憂,先憂後喜。

開加驚:主百事不利。

開加戌:財名俱得。

開加乙:小財可求。

開加丙:貴人印綬。

開加丁:遠信心至。

開加己:事緒不定。

開加庚:道路詞訟,謀為兩歧。

開加辛:陰人道路。

開加壬:遠得有失。

開加癸:陰人人財小凶。

休門

休門最好娶資財,牛馬豬羊自送來。

外口婚姻南方應,遷宮進職坐京台。

定進羽音入產業,居家安慶永無災。

休加休:求財、進入口、謁貴吉;朝見、上官、修造、大利。

休加生:主得陰人財物。幹貴謀望;雖遲應吉。

休加傷:主上官、吉慶,求財不得。有親故分產。變動事不吉。

休加杜:主破財,生物難尋。

休加景:主求望文書印信事不至,反招口舌小凶。

休加死:主求文書印信官司事;或僧道,遠行事;不吉;占病凶。

休加驚:主損財、招非並疾病、驚恐事。

休加開:主開張店肆及見貴、求財、喜慶事,大吉。

休加戊:財物和合。

休加乙:求謀重,不得;求輕,可得。

休加丙:文書和會喜慶。

休加丁:百訟休歇。

休加巳:暗昧不寧。

休加庚:文書詞訟先結後解。

休加辛:疾病退愈;失物不得。

休加壬:明人詞訟牽連。

休加癸:明人詞訟牽連。

生門

生門臨著土星辰,人旺畜孽每稱情。

子醜年中三七月,黃衣捧笏到門庭。

蠶絲穀帛皆豐足,朱紫兒孫守帝廷。

南方商音田土地,子孫祿位至公卿。

生加生:主遠得、求財吉。

生加傷:主親友變動;道路不吉。

生加杜:主陰謀;陰人破財;不利。

生加景:主陰人、小口不甯及文書事後吉。

生加死:主田宅官司,病主難救。

生加驚:主尊長財產、詞訟,病遲愈,吉。

生加開:主見貴人,求財大發。

生加休:主陰人處求望財利吉。

生加戊:嫁娶、求財、謁貴皆吉。

生加乙:主陰人生產遲吉。

生加丙:主貴人印綬、婚姻、書信喜事。

生加丁:主詞訟、婚姻、財利大吉。

生加己:主得貴人維持吉。

生加庚:主財產爭訟破產,不利。

生加辛:主官事、疾病後吉。

生加壬:。

生加癸:主婚姻不成;余事皆吉。

傷門

傷門不可說,夫婦又遭屯。

瘡疼行不得,折損血財身。

天災人枉死,經年有病人。

商音難得好;余事不堪聞。

傷加傷:主變動、選得折傷;凶。

傷加杜:主變動、失脫、官司桎梏;百事皆凶。

傷加景:主文書印信、口舌,動撓啾唧。

傷加死:主官司印信凶,出行大忌,點病凶。

傷加驚:主親人疾病憂懼,媒代不利,凶。

傷加開:主貴人開張有走失變動之事,不利。

傷加休:主陽人變動;或托人謀幹財名不利。

傷加生:。

傷加戊:主失脫難獲。

傷加乙:主求謀不得;及防盜失財。

傷加丙:主道路損失。

傷加丁:主音信不實。

傷加己:主財散人死。

傷加庚:主訟獄被刑杖,凶。

傷加辛:主夫妻懷私恣怨。

傷加壬:主因盜牽連。

傷加癸:訟獄被冤,有理難伸。

杜門

杜門原是木;犯者災禍頻。

亥卯未年月,遭官入獄屯。

生離並死別,六畜逐時瘟。

落樹生膿血,禍害及子孫。

杜加杜:主因父母疾病;田宅出脫;事凶。

杜加景:主文書印信阻隔;陽人小口疾病。

杜加死:主田宅文書失落;官司破財;小凶。

杜加驚:主門戶內憂疑驚恐;並有詞訟事。

杜加開:主見貴人官長,謀事主先破己財後吉。

杜加休:主求財有益。

杜加生:主陽人小口破財及田宅,求財不成。

杜加傷:主兄弟相爭田產,破財。

杜加戊:主謀事不成;密處求財得。

杜加乙:主宜暗求陽人財物;得主不明至訟。

杜加丙:主文契遺失。

杜加丁:主陽人入獄。

杜加己:主私害人招非。

杜加庚:主因女人訟獄被刑。

杜加辛:主打傷人,詞訟陽人小口凶。

杜加壬:主奸盜事,凶。

杜加癸:主百事皆阻;病者不食。

景門

是門主血光,官符賣田莊。

禍災應多有,子孫受苦殃。

外亡並惡死,六畜也見傷。

生離與死別;用者須提防。

景加景:主文狀未動有預先見之意;內有小口憂患。

景加死:主官訟;因田宅事爭意啾唧。

景加驚:主陽人小口疾病事凶。

景加開:主官人升遷,吉;求文印更吉。

景加休:主文書遺失,爭訟不休。

景加生:主陰人生產大喜,更主求財旺利,行人皆吉。

景加傷:主姻親親眷小口口舌。

景加杜:主失脫文書;散財後平。

景加戊:主因財產詞訟。遠行吉。

景加乙:主訟事不成。

景加丙:主文書急迫火速不利。

景加丁:主因文書印狀招非。

景加己:主官事牽連。

景加庚:主訟人自訟。

景加辛:主陰人詞訟。

景加壬:主因賊牽連。

是加癸:主因奴婢刑。

死門

死門之方最為凶;修造逢之禍必侵。

犯者年年財產退;更防孝服死人丁。

死加死:主官而留,印信無氣,凶。

死加驚:主因官司不給,憂疑患病,凶。

死加開:主見貴人,求印信文書事大利。

死加休:主求財物事不吉,若問生道求方吉。

死加生:主喪事;求財得;占病死者複生。

死加傷:主官事動而被刑杖;凶。

死加杜:。

死加景:主因文契印信財產事見官;選怒後喜,不凶。

死加戊:主作偽財。

死加乙:主求事不成。

死加丙:主信息憂疑。

死加丁:主老陽人疾病。

死加己:主病訟牽連不已;凶。

死加庚:主女人生產;母子俱凶。

死加辛:主盜賊失脫難獲。

死加壬:主訟人自訟自招。

死加癸:主嫁娶事凶。

驚門

驚門不可論;瘟疫死人丁。

辰年並酉月;非福入門庭。

驚加驚:主疾病、優疑、驚疑。

驚加開:主憂疑、官司、驚恐,又主上見喜,不凶。

驚加休:主求財事或因口舌求財事遲吉。

驚加生:主因婦人生憂驚,或因求財生憂驚,皆吉。

驚加傷:主因商議同謀害人;事泄惹訟;凶。

驚加杜:主因失脫破財驚恐;不凶。

驚加景:主調訟不息;小口疾病;凶。

驚加死:主因宅中怪異而生是非;凶。

驚加戊:主損財,信阻。

驚加乙:主謀財不得。

驚加丙:主文書印信驚恐。

驚加丁:主詞訟牽連。

驚加己:主惡犬傷人成訟。

驚加庚:主道路損折、賊盜;凶。

驚加辛:主女入成訟;凶。

驚加壬:主官司因禁;病者大凶。

驚加癸:主被盜,失物難獲。

三奇應克

乾宮

六乙到乾;名為“玉免入天門”,吉。

六丙到乾,名為“天成天權”,凶。

六丁到乾,名為“火到天門”,吉。

坎宮

六乙到坎;名為“玉免投泉”,吉。

六丙到坎,名為“丙火燒壬”,吉,主勝。

六丁到坎,名為“朱雀投江”,吉。

艮宮

六乙到艮;名為“玉免步貴宮”,吉。

六丙到艮;名為“鳳入丹山”,吉。

六丁到艮,名為“玉女乘雲”,吉。

震宮

六乙到震;名為“日出扶桑”,吉。

六丙到震;名為“月入雷門”,吉。

六丁到震;名為“最明”,吉。

巽宮

太乙到巽,名為“玉免乘風”,吉。

六丙到巽;名為“火起風行”,以為‘神龍助威”;吉。

六丁到巽;名為“美女留神”,吉。

離宮

六乙到離,名為“玉免當陽”,吉。

六丙到離,名為“月照端門”,吉。

六丁到離;名為“乘龍萬里”,吉。

坤宮

六乙到坤,名為“玉免入坤中”,吉。

六丙到坤,名為“子居母合”,吉。

六丁到坤;名為“玉女遊地戶”,吉。

兌宮

六乙到兌,名為“玉女受制”,平平。

六丙到兌,名為“鳳凰折翅”,凶。

六丁到兌,平平。

資料來源:摘錄自互連網,謹供參攷。